忍者ブログ
※紅像薔薇任性的結局, 紅像唇上滴血般怨毒, 在晦暗裏漆黑中那個美夢, 從鏡裏看不到的一份陣痛, 你像紅塵掠過一樣沈重, 心花正亂墜, 猛火裏睡, 若染上了未嘗便醉, 那份熱度從來未退, 你是最絕色的傷口或許, 紅像年華盛放的氣焰, 紅像斜陽漸遠的紀念, 是你與我紛飛的那副笑臉, 如你與我掌心的生命伏線, 也像紅塵泛過一樣明豔※
※日期※
07 2019/08 09
S M T W T F S
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 31
※主人介紹※
HN:
紅の蝶
年齢:
32
性別:
非公開
誕生日:
1987/01/02
職業:
學生
趣味:
遊戲※漫畫※小說※MONEY※
※最新評論※
※最新Track※
※站内検索※
※按月搜索※
フリーエリア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折翼少年

我不停地跑,模糊扭曲的光彩,建築,人車都浸濕,變涼了。我仿佛高加索山上的普羅米修斯,日夜讓渾身血腥的鹫鷹,啄食變黑的內髒。世人眼中折翼的少年,選擇了他自己的飛翔方式。那折下的翅膀是正翺翔的姿態,拍動著血般的狂烈火光,直至灰盡……

人生是一場場充滿著險惡不公的抉擇,選了“對”的一邊苟且活著,就等于安全了。

死了,就讓那一切過往都死去吧,在我心底的某處墓冢,埋著沒有名姓的屍骸,在一個飄著黃沙的午後,我靜靜地在沙上劃著轉瞬讓風吹散的時時刻刻,沒有淚,只有沈沈的暮色。

我閉上眼,恍惚可以看見往日深邃的光,在指引我——去吧,管他是危險還是夢想,只要有能力離開腳下這塊寂寞的地方,就去流浪吧,那是你的俗名,卻是不得不歸去的方向。

這是詛咒嗎?我就是離不開這裏,離不開我的過去。我懊惱地想著。也許,人生就是這樣吧。越是害怕的,越是找你。

放手不痛,痛得是緊抓著不放。

原來陌生人間的寂寞,也可以是用來取暖的爐火。像流淚在荒寒的冷街上偶遇的朋友,相互慰藉,並且可以用過就走,沒有負擔,也不用負責。

道路雖然擠滿了人,卻是寂寞的,因爲沒人來愛他。

我是一根羽毛,一根羽毛,愛上一片天空,沒有理由,也不需要希望,只要他在這裏,我就可以輕易找到,飛翔的遼闊。
PR
王子猷,子敬俱病笃,而子敬先亡。
子猷問左右:“何以都不聞消息?此已喪矣!”語時了不悲。便素輿來奔喪都不哭。
子敬素好琴,便泣入。坐靈床上取子敬琴彈。弦既不調,擲地雲:“子敬,子敬,人琴俱亡!”
因恸絕良久,月余亦卒。
1)正因爲們看不見,那才可怕。

2)人們之所以會懷抱希望,是因爲他們看不到死亡。

3)如果我是那雨滴的話……那麽,我能夠像把不曾交會的天空與大地連接起來那樣……把某人的心串聯起來嗎?

4)如果手上沒有劍,我就不能保護你/如果我一直握著劍,我就無法抱緊你。

5)沒錯,我們被無從選擇的無知與恐懼所吞噬,反而墮落那些沒有被踩中的東西擦被稱爲命運。

6)我們不應該流淚,那對內心而言,等于身體的敗北,那只是證明了我們擁有心這件事,根本是多余的。

7)一旦生了鏽,就無法再使用了。要是無法使用,就會碎裂。沒錯,所謂尊嚴,其實跟刀很像。

8)啊啊~我們就這樣,睜著眼睛,做著飛翔在天空的夢。

9)無論生與死,淨以或不淨或者看恨情仇不斷交叠的數個歲月

10)那是如同決沒一般的殺音

11)無限的煩惱猶如泡沫,路仍然薄薄暗黑,但依然得前進,只有前進。

12)不能被心所迷惑,因爲它有時候會說謊。

13)徒然飲落醉臥,突然如夢如真
愛無罪

你摟著我的雙肩輕聲說抱歉
我擡起頭看你臉看見深深的疲倦
這一次你竟然沒有掉眼淚
這一次夜好象特別黑
這才了解你原來也能這樣決烈
你說你從不後悔愛過這一回
只是我們倆沒有明天
愛得越深越有罪
我知道你不是存心要辯解
我知道你已經幾夜不能睡
決定之前你知要壓下多少傷悲
愛無罪
再過一百年我都這樣認爲
活著本來就累
誰有能保證自己永不悔
愛無罪
爲他吃勁苦頭我也無所謂
如果一定要心碎
是我的榮幸能爲你把心碎
什麽叫希望?不過是瞬間的喜悅與悲傷,劃過眼角,流下的一絲惆怅。我的內心曾滿是希望,然而當時間吹過我的天空,塵埃落在我的心上,那份遐想的渴望,被掩埋。什麽是失去信心的哀傷?不過是瞬間的脆弱和無奈,流進心田,融入這血,這淚,帶來的瞬間的疼痛,但是卻不知道什麽時候能再掙紮地站出來。這--才是真正的我:脆弱,哀傷,無能,充滿了希望,卻又一次又一次地失去。僅此而已。我還是這樣的我,沒有因爲什麽而改變,所以注定心的沈淪,永遠這樣……
[1] [2] [3] [4] [5] [6] [7]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