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※紅像薔薇任性的結局, 紅像唇上滴血般怨毒, 在晦暗裏漆黑中那個美夢, 從鏡裏看不到的一份陣痛, 你像紅塵掠過一樣沈重, 心花正亂墜, 猛火裏睡, 若染上了未嘗便醉, 那份熱度從來未退, 你是最絕色的傷口或許, 紅像年華盛放的氣焰, 紅像斜陽漸遠的紀念, 是你與我紛飛的那副笑臉, 如你與我掌心的生命伏線, 也像紅塵泛過一樣明豔※
※日期※
09 2019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
6 7 8 9 10 11 12
13 14 15 16 17 18 19
20 21 22 23 24 25 26
27 28 29 30 31
※主人介紹※
HN:
紅の蝶
年齢:
32
性別:
非公開
誕生日:
1987/01/02
職業:
學生
趣味:
遊戲※漫畫※小說※MONEY※
※最新評論※
※最新Track※
※站内検索※
※按月搜索※
フリーエリア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折翼少年

我不停地跑,模糊扭曲的光彩,建築,人車都浸濕,變涼了。我仿佛高加索山上的普羅米修斯,日夜讓渾身血腥的鹫鷹,啄食變黑的內髒。世人眼中折翼的少年,選擇了他自己的飛翔方式。那折下的翅膀是正翺翔的姿態,拍動著血般的狂烈火光,直至灰盡……

人生是一場場充滿著險惡不公的抉擇,選了“對”的一邊苟且活著,就等于安全了。

死了,就讓那一切過往都死去吧,在我心底的某處墓冢,埋著沒有名姓的屍骸,在一個飄著黃沙的午後,我靜靜地在沙上劃著轉瞬讓風吹散的時時刻刻,沒有淚,只有沈沈的暮色。

我閉上眼,恍惚可以看見往日深邃的光,在指引我——去吧,管他是危險還是夢想,只要有能力離開腳下這塊寂寞的地方,就去流浪吧,那是你的俗名,卻是不得不歸去的方向。

這是詛咒嗎?我就是離不開這裏,離不開我的過去。我懊惱地想著。也許,人生就是這樣吧。越是害怕的,越是找你。

放手不痛,痛得是緊抓著不放。

原來陌生人間的寂寞,也可以是用來取暖的爐火。像流淚在荒寒的冷街上偶遇的朋友,相互慰藉,並且可以用過就走,沒有負擔,也不用負責。

道路雖然擠滿了人,卻是寂寞的,因爲沒人來愛他。

我是一根羽毛,一根羽毛,愛上一片天空,沒有理由,也不需要希望,只要他在這裏,我就可以輕易找到,飛翔的遼闊。
PR
王子猷,子敬俱病笃,而子敬先亡。
子猷問左右:“何以都不聞消息?此已喪矣!”語時了不悲。便素輿來奔喪都不哭。
子敬素好琴,便泣入。坐靈床上取子敬琴彈。弦既不調,擲地雲:“子敬,子敬,人琴俱亡!”
因恸絕良久,月余亦卒。
鴿子在無聲中飛翔

很久了,我一直喜歡著一個女孩。但是,我沒有錢,沒有才能。已故的父母只留下了一個破吉它點,冷冷清清。。。。。。我的愛沒有任何的希望,仿佛是被上帝所抛棄的人。某天,百無聊賴的我拿起了吉它。。。

記得很久以前,媽媽還對我抱以希望的時候所教的歌,我輕輕地彈起來。
“太難聽了!”鄰居們咒罵著,“不會彈,就不要彈!”
“噪音!難聽死了!”每日,來往的行人,總是用手捂著耳朵,顯出一種厭惡的神情。
但就算如此,仍然有一個人在聆聽著難聽的歌,是她。所以,就算我真的沒有音樂細胞,就算我的歌聲真的難聽,就算每一個人都不喜歡我的歌聲,我都可以忍耐。于是,我繼續彈下去。不停地唱呀跳呀,無論何時何地,她一定在那裏靜靜地聽著,靜靜的。沒有一絲神情的。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的歌聲不再那麽難聽了,我也有了一些聽衆。突然之間,我發現那個女孩子有種奇怪的表情一閃而過。
哐!噹!
我激動地將吉它扔在地上,張開雙臂。那一刻,向蔚藍的天空高喊:“I'll alway love you!”
天空中,一群白鴿受了驚,飛遠了,也飛高了。而那女孩也離開了。我明白,一無是處的人是沒有被愛的資格的。她一句話也沒說,就這樣從我的視野中消失了。
人的感情總是讓人難以控制。此時,我再也忍不住,流了淚,寂寞的淚。。。
“哭什麽?你唱的不錯,只是吉它太便宜了!”門口處,一個人對我說著。我擡起雙眼,一個身著西裝的人,正對我說:“Listen to me!我要讓你彈世界上最昂貴的吉它!”
後來,我知道了:他是個著名的音樂制作人,他說全世界的女孩都會想要做我的情人。
。。。。。。
即將成爲另一個世界的人的我,又回到了這個破地方。鴿子在空中飛翔著,我想著:即使如此,我的歌聲只要它能聽到就夠了。于是,我找到了那個女孩。
“今天是我開演唱會的日子,以後我可能就沒辦法爲你唱歌了。”說完這句話,我呆呆地站在那裏,望著她的臉,那張美麗而又樸實的臉。
突然,她放下了手中的活兒,走進我,然後用手撫摸我的臉頰。
她,輕輕地笑了。。。之後,她用手指向了我後放,我順著那個方向望去。
--破舊的塔樓即使在白天,也是如此漆黑。與之想襯的。便是樓前的一群白鴿,飛翔著--這就是她每天所能看到的世界嗎?
原來如此,太平凡了。。。
當我回過頭來的時候,她已經消失了。。。


演唱會上,我高高舉起吉它,放聲高歌,但是心情卻格外的痛苦。。。。
“奇怪!你新帶了的那個小夥子背後被人寫了字!”
“真的?”
--我喜歡你,可惜我聽不到你的聲音。
水的遐想
我是一只魚,生活在水裏。每天輕松自在的生活,是我一生的快樂。長久以來,陪伴在我身邊的,不是我的父母,也不是我的朋友。而是充滿了我的世界的純淨的水。我呼吸,就能呼吸到她的味道;我記憶,就能回憶與她的快樂;我思索,就想到我與她無法分離。

不知道從什麽時候起,水變了:她變得臭熏熏的,她變得不快樂,她變得好象不是那個純淨的她了。于是,我很生氣。因爲她的改變,給我帶來了很多麻煩。我遊動的時候,會看不清前面的路,我遊戲的時候,會被突然而來的不明物體打擾,我呼吸的時候,總會覺得身體很不舒服。所以,我堅信:這一切都是水的錯。

但是,即使我再怎麽怪水的不是,她從來都沒有解釋過什麽。我覺得是不是水也有自己的悲哀?于是,我開始原諒她的過錯。

當我一個人在岸邊休息的時候。我發現了水受傷的原因。
我記得小時候,那個很幹淨、有太陽曬的溫暖的水岸,已經完全變了樣子。到處是白色的泡沫,還有那種常常打擾我遊戲的不明的東西。這裏散發著濃重的臭味,比我住的那裏要臭得多。突然,我看到一些“人類”來到水邊,有的人走進水裏,也有些人拿著魚竿(我們魚類的天敵),還有些人,走過水邊,順手把不明物扔進水裏,有時還差點砸到我的腦袋!

我忍受不了,于是就向深處遊去。我突然發現了自己的愚昧,因爲這一切都不是水的錯。

我曾是這一湖清水。魚兒在我的心中遊來遊去,他們的快樂就是我的快樂,他們的悲傷也是我的悲傷,他們的生活就是我的生活,所以我與他們是無法分離的。

不知道從什麽時候起,魚變了:他們變得總是帶著厭惡的神情,他們變得不喜歡遊戲,他們顯得蒼老了許多。于是,我很生氣。因爲他們的改變,好像都是我的過錯。我並沒有做錯什麽,毫無來源的氣憤,讓我覺得很難接受。

但是,即使我再怎麽因爲魚兒們感到難過,魚兒們依然沒有舍棄我。我開始覺得我是不是真得做錯了什麽?于是,我也開始原諒了魚兒們的不解。

那天。一條小小的魚,遊到了我心的邊緣。他看到了“人類”在這裏做的錯事——扔垃圾,釣魚,遊泳,還有我的心已經開始變黑了。我發現,原來魚兒是因爲這個才生氣。但是,我已經盡力將黑的東西驅除掉,將純淨的留給魚兒們生活。但是,壞的東西太多,太多,我已經無能爲力了。

我忍受不了魚兒們受到傷害,于是避開魚兒們的視線。我突然發現了自己的無能,因爲這一切都是我的錯。

我是住在這裏的一位老人。我曾經寫過一篇關于水與魚的童話。水和魚相互依賴,相互理解。所以,魚愛惜水,水也溫柔地保護著魚。而人類與水同樣也是依賴的關系,但是爲什麽人類就不能像魚兒一樣,愛惜水?
到了現在,我看著水,慢慢變黑,我看著魚兒,慢慢死去。直到這水變成死水,直到這水中的魚也成爲死魚。再過多少時間,人類也會看到自己慢慢地死在水中——如果,我們仍然不愛惜著生命的來源,這純淨的水。
忍者ブログ [PR]